二审撤销没收财产 但如何要回好生犯难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余姚网 时间:2017/10/21 21:37:14

原标题:二审撤销没收财产 但如何要回好生犯难

律师:一审法院裁定与终审判决矛盾

云南弘石律师事务所主任何汝惠表示,这起案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原来的一审判决已经被二审改判了,我国实行二审终审制,二审法院明确撤销了“没收财产”这一项,判决生效后通常情况下就应该将扣押的财产发还。但是几年后一审法院又以裁定的形式将这笔财产认定为非法财产,并予以没收。这明显与终审判决是冲突、矛盾的,没有法律依据。

何汝惠说,如果真的发现二审判决有不当的地方,也应该提起审判监督程序来纠正,由检察院抗诉、或者由上级人民法院启动再审,来进行改判。并不能由一审法院自己出一个裁定就作出与终审判决相悖的认定。“二审仅仅说撤销没收财产这一项,并没有说怎么处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说不是涉案的,法院也没有判,都是发还。”他说。

对于不能上诉的问题,何汝惠认为,这剥夺了上诉人的上诉权,是违反二审终审制的。“此案中是关于财产刑的刑罚认定,不能上诉是说不过去的。”

2005年,徐文普夫妇合伙色诱一名男子到出租屋后敲诈8万多元。官渡法院一审判处二人犯抢劫罪,各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共8万余元。二审时,昆明中院改判为敲诈勒索罪,各改判有期徒刑6年,并明确撤销了“没收财产”一项。

2009年6月,两人坐牢4年后出狱了。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官渡法院要回被扣押的8万多元个人财产。不想被告知财产已被没收,二人随后开始了漫长的申诉、申请国家赔偿。 二审都撤销没收财产了,一审法院为何拒绝返还?一审法院的裁定是否具有合法性?对此,官渡法院并未作出正面回答,而是以“超出2年的国家赔偿申请时效”为由,驳回了徐文普夫妇的申请。目前,二人仍在申诉中。

经过

案发:色诱男子进屋 敲诈勒索8万多

2005年1月28日中午,当时才20多岁的张燕(化名)在菊花村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马某经过,主动上前搭讪。随后,马某跟着她来到了她位于官渡区双桥村的出租屋内。等马某刚把裤子脱了,徐文普和罗某就敲门进去。“我是房东,你们在这里嫖娼。”徐文普说,“要交罚款,否则就送你们到派出所。”说着去搜马某的身。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马某无奈同意给徐文普等人5600元当“罚款”。随后,徐文普拿了马某的银行卡、要了密码去取钱,张燕和罗某留在房内看着马某。

徐文普来到银行后,就分别到农行的几处分行,分数次提取了人民币共计85000元。随后返回双桥村,将马某放走。马某后来一查银行卡,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向派出所报案。3月31日,民警在双桥村将徐文普、张燕抓获,又在曲靖会泽将罗某抓获。徐、张二人系夫妻,罗某是张燕的侄子,当时只有17岁。

一审:犯抢劫罪 处没收财产

徐文普等人被抓获后,公安机关冻结了徐张夫妇以及其未成年儿子的银行存款共计250935元,并扣押了二人黄金戒指、黄金手链、手机等财物。其中,将两条黄金手链作价的18000元和现金人民币2800元还给了被害人马某。

2005年9月,官渡区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该院认为,徐文普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相威胁,采用搜身的方法强行抢走马某卡上的钱,其行为已经构成抢劫罪。罗某在犯罪时未年满18岁,系未成年人,应当减轻处罚。

据此,该院判处徐文普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40868元;判处张燕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40867元;判处罗某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4000元。同时,判处在冻结的财产中退赔被害人马某剩余的69200元;对徐、张二人之子名下的定期存款10万元予以发还。

二审:犯敲诈勒索罪 撤销没收财产

一审宣判后,3人不服,上诉到昆明中院。徐文普等的辩护人认为,3人并未对马某使用暴力威胁手段,因此不构成抢劫罪,他们的行为应该构成敲诈勒索罪。原审判决定罪错误、量刑过重,请求改判。昆明中院审理此案后,证实当时3人确实并未使用暴力,原审认定事实错误。

 

2006年2月7日,昆明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其中明确,撤销徐文普、张燕二人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没收财产共81736元的判决;改判二人犯敲诈勒索罪,处有期徒刑各六年。撤销了罗某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4000元的判决,改判其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刑满:8万余元还是被“没收”

2009年6月,徐文普夫妇在同一天刑满出狱。出狱后的第3天,徐文普和妻子就到官渡法院,打算要回被法院扣押的8万多元钱。“终审判决上都撤销没收财产了,我们一直认为只要出来就可以赔给我们。”徐文普说,“没想到一个星期后,法院把我们叫去,拿出一份裁定,说我们的财产被没收了。”徐文普说,当时他就拒绝签字。“我犯法,该付的代价也付了,经过改造也认错了,但是不能拒绝发还我的财产。

记者看到了官渡法院作出的这份裁定。裁定显示,徐文普等人一案 “经昆明中院二审后,认为本院认定罪名不当,已予以改判,将三人的罪名变更为敲诈勒索罪。经查明,本案涉案款82547.53元(包括利息800余元)系被告人徐文普、张燕非法所得,应当依法予以没收处理,上缴国库。”值得注意的是,该裁定的最后一句话强调:“本裁定书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落款时间为2008年11月4日。

徐文普说,他和妻子曾在南窑火车站开过招待所,赚了一些钱,并不是非法所得。“2008年就作出的裁定,怎么到2009年才送达给我们?”他说,“这说明是我们出来后他们不想还钱才补了这个裁定书。”他还提出,2005年4月就扣押、冻结了财产,到2008年11月才作出裁定,这已经超过了2年的法定扣押、冻结时限。

索赔

被告:申诉无果 申请国家赔偿

多方申诉无果后,徐文普聘请了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律师邝松正向官渡法院提起申请国家赔偿。

邝松正认为,在整个案件中,受害人马某被骗的8万多元已经还清,而徐文普银行卡中的8万多元,属于二人的合法财产。昆明中院终审生效判决中已经明确撤销了没收财产这一项,也就足以说明这部分并非二人的非法财产,否则二审法院就不会撤销该判决。

“我从来没有见过用裁定的形式来判处刑罚的!”邝松正说,裁定一般是用来解决刑事诉讼中的程序问题以及减刑、假释等部分实体问题。并不能用来解决刑罚等实体问题。“如果一纸裁定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自由、生命、财产,这岂不是太儿戏了?”

他还强调,裁定书违反了我国刑事诉讼两审终审的基本审判制度。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我国刑事裁判的基本制度是两审终审制,而官渡法院作出的那份裁定书显示“裁定书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直接剥夺了当事人上诉救济的权利。

官渡法院:已超过2年诉讼时效

多方辗转后,官渡法院终于受理了徐文普等人的国家赔偿申请。并于2012年12月14日作出《决定书》回应。该院认为,根据《国家赔偿法》,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2年,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权益受到侵犯之日起计算。而此案中,徐文普夫妇在2009年6月30日就已经刑满释放,他们请求国家赔偿的届满时间应当是2011年6月30日。但二人到2012年才向法院提起国家赔偿申请,已经超过法定时效。据此驳回了他们的申请。对于律师的质疑及那份《裁定书》的合法性问题,该决定书并未作出相应说明。

官渡法院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人民法院审理案件,一般用判决书对实体问题作出认定,用裁定书对程序方面的问题作出认定,而此案当年昆明中院二审时,被撤销的是判决书,裁定书却还是生效的法律文书,不能否定其效力。

昆明中院:不属于国家赔偿范围

据了解,当事人申请的国家赔偿被官渡法院驳回后,他们又上诉到昆明中院,中院也同样驳回了他们的申请,只是驳回的理由不一样。

昆明中院赔偿委员会认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等措施,当事人申请国家赔偿的,属于国家赔偿法的范围,应当立案。但在本案中,被扣押的人民币8万余元已经被官渡法院2008年作出的裁定书认定为非法所得,依法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该刑事裁定书系生效裁定,在其未被人民法院撤销之前,仍具有约束力。”因此,徐文普、张燕所提的申请并不属于法定的国家赔偿的收案范围,依法应不予受理。

中院同时认为,官渡法院以申请超过2年诉讼时效为由驳回申请,决定不当,依法应予以撤销。今年3月6日,中院作出决定:撤销官渡区的决定书。同时也驳回徐文普、张燕的国家赔偿申请。

“生效并不意味着合法”,邝松正说,“昆明中院的意思就是说,裁定书还是生效的裁判文书,如果要获得赔偿,只能先撤销了这份裁定。”而这份裁定已经明确生效、无法上诉,所以只能走审判监督程序进行申诉。3个月前,他们已经将抗诉申请书提交到昆明市检察院,希望该院能够对此案提起抗诉。“到现在还没有得到回复。”律师说。